基地面臨台南市區聯外的要徑開元路上,週邊有八層樓高的商業大樓、短期搭建的低矮鐵皮店屋、以及常見的連棟店鋪住宅。這樣一棟集合醫療服務及短期居住的另類住商混合式建築,應在混雜的都市裡顯現何種樣貌呢?
 
 
 
 

我們想像在都市街路的交會口處出現一個不太屬於這城市的雪白光點,隨著趨近而逐漸清晰的立面輪廓,可以讀出不同用途的樓層暗示:地面騎樓面的全開口,作為婦兒門診川流與候診的大廳;整個二樓出挑的渾圓大船腹,有嬰兒室、產房、試管嬰兒中心等最需要裹覆的胎元空間;建築中段則有不同型態的產後休養單元,房間的大面開窗隱身於量體的退縮與格柵的內側,確保著不受干擾的居住品質。而外觀超過十三米高的透空格柵,其外表隨著視點與建築的距離不斷變化,供餐的廚房正隱身於這層薄紗之後,同時也為屋上的空中庭樹框圍出萬中點綠的驚奇視窗。

這艘揚著風帆的白色方舟無畏於身邊爭相外顯的醒目招牌,在繁忙的霓虹裡散發著閒適與安定,正如醫療團隊在生命之海中堅定傳遞的信任與寄託。

 
 
三樓以上主要為短期月子或留宿的房間單元。房間群的單邊廊道圍繞著中庭串連成迴圈,四個居住樓層的量體在西北側漸次退縮,一走出電梯,彷彿是回到另一個地面庭院,可以望見梯田般的內庭層層往天空打開,自成一個漂浮於城堡上方的小世界。  
 
各樓面有六坪至十二坪不等的住宿單元,以迎送不同住宿需求的媽媽。而對於將體驗首度共寢而居的新家庭,我們在四米五的面寬裡捨棄了看起來可能較為寬敞的大房間,改以玻璃屏牆、衣櫃等家具將空間界分出玄關區、簡易廚房、浴廁區、收納區、睡眠區、以及延伸向窗邊的起居床座,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生活小屋。這些小屋環抱著梯田內庭形成一個寧靜的小莊園,漫步其間有一種被穩定庇護的安逸,這也是元根一直想要描寫的家屋意象。
   
     
  孕育、迎新、而至坐月子是女性生命中最特別的一段歷程,兼有閉關生息或是賦居休養的氣息,相應的空間形式既不應僅如飯店套房般提供單向的補給,卻也無法做到居家般的豐富與周全,但是我們能夠提供一種別緻而親切的空間體驗,以作為世代流轉時的安心駐所、也是記憶美好的生命月台。
 

接續著婦兒安婦幼中心的設計施工,安安婦兒診所是元根第二個診所暨月子中心的建築案。這明顯迥異於建築工房堅持的住宅路線,

在前面我們提過設計的接力與角力。這些運動在元根內部的活力尤甚於與業主之間的拉扯。就如同前頁的作品說明,亦是初稿傳出去瀏覽、傳回來變成好幾紙的滿江紅。

套句吳先生簡報時最愛吹擂的話說:這個空間一定要做到未來不做這個使用也可以持續經營:不當診所了,也會是一個很棒的餐廳;家庭結構改變了,分租給腳踏車店也會非常特色……這建築永遠都會是城市裡的亮點!

我們都知道這話決不是吹噓,是元根一路正在前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