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常聽到許多朋友表達一種對傳統農村生活中院落空間的眷戀,只因為院落空間的記憶斷然從我們的生活經驗中撤離。這不只是都市人們的感歎,也快速從現代農村的風景中消失。
有趣的是,多年來許多建築界的朋友逐漸習慣在都市連棟透天厝的空間為文論說同樣的無奈,這種處境,或許說明了台灣住宅建築現代化的過程,本質上是缺乏內在性創造轉化的動力。
相應的處境是我們從世界各文化社會觀察到--就算是高度密集的都市住宅設計,「院落」仍然是人們共同喜愛的空間型態,它不只滿足生活中實用的目的(如享受戶外生活裡自然與私密共存的需求),更提昇了空間的美質(庭園的經營佈置)。
 
 
 
2004年5月元根建築工房成立。為了住宅的夢,我們相繼以《碧波飛》與《鳳凰菩提》向南台灣保守的市場問路。這兩塊問路石,源自都市邊緣與中心的土地,前者為台南安平近海的「洞天」院落型態;而後者屬高雄都市公園旁「線天」的類型配置。當時完工發表雖不免受市場脾胃的質疑,可貴的是最後的問路多少提振了台灣住宅的士氣。
 
 
《碧波飛》與《鳳凰菩提》共同示範一種可貴的實踐;我們艱難越界於現有營建體制之外--建築師以設計為體、營造廠以按圖施工為用。這種體用的分工,自然失去許多良性互動與相互啟發的機會。我們深信動人的建築必須自生活的根底與建築的過程中探索設計的可能,並向生產的工藝學習,用情於材料構造的細部,尋求內在的奧秘詩情,讓設計的創造體現一種人與物相知相融的境域。
 
 
住宅作為生活的容器,不是用空間白描日常的生活,也不是將建築的形式轉譯為可愛的飾品出售,建築的意義遠比我們的想像來得神聖。必須自生命的根源挖掘生活的本質,用心與物與自然宇宙對話,向手作工藝的本身學習,把握每一次可以給蒼白的住宅市場一點顏色的機會,那麼住宅類型的演化將重新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