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大營造《鳳凰菩提》獲得第二屆「台灣住宅建築獎」的肯定,我們必須感謝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社與陳聰亨建築師共同無私地為這個建築獎所做出的種種努力與深遠的貢獻。由於2007年元根以《碧波飛社區》獲得第一屆的肯定,間接促成我們與隆大營造結識的機緣,正是因為這個獎真正標舉鼓勵住宅設計創作的價值所致,最後竟成為元根與隆大的媒人。

元根建築可以連續兩屆獲得肯定,這似乎是生命中一種不可思議的巧合。或許「道假眾緣,復須時熟」之說,可以為這個不可思議的巧合做出註解。

個人因學習建築的過程巧遇許多啟蒙者與提攜者,如果沒有直接或間接得到他們身教言教的啟發與鼓勵,今天元根選擇走建築工房這一條路恐怕不會成行,至今也不會如此堅定地走著。

從大學到研究所的求學過程,我的老師賴榮平先生逐漸進入了我的生命,並且起發了形塑的作用。賴老師是屬於開放型的學者,他特別注重建築學的應用與整合性的思辯觀點,這間接深化元根從理性思考出發尋求更有趣的設計能力。譬如我們在《鳳凰菩提》一線天的設計,就是利用白粉牆的漫射光有效克服南台灣炙熱的日射問題,最後提出天窗上方可以波動的淺水池,就是利用風光水的元素轉化為室內波光粼粼的動人設計!

另外一位我曾接受其啟蒙與提攜的是李政憲老師,這是透過賴老師引薦擔任我論文口試評審的指導老師。李老師與當年雙隆的洪國隆與洪國源先生長期專注於住宅建築的合理化課題上,除了對住宅生產的提振有令人欽佩的成績外,更直接有效地散播對建築的理性思考與無比熱忱的影響力,在每一次和他們有過接觸的許多朋友身上。這也包括與我同為元根建築工作夥伴的婁家怡、施昭宏與徐振榮先生。

至今這些背後沉默的鐘聲一直在心底隱隱作響…
 
 
 

生命長河中,有時不經意遺落散失的故事比真切記載的劇情更令人動容…
這次《鳳凰菩提》從無到有的創作過程,有太多值得追憶的轉折調整與設計思辯,它除了滲入到每一位參與工作者的血脈裡,也具體記載於「易及網」管理平台的設計筆記中,我們相信它以一種神祕的方式潛入隆大與元根的體內,最後才得以春蠶吐絲般的態度完成《鳳凰菩提》動人的建築樣相!

兩年來,隆大除了持續發揮設計有效的提問外,其間郭漢龍總經理與吳侑容董事每每以無比的信任替代責難錯誤的寬容,感動雙方的工作夥伴,成功塑造兩方和諧圓融的工作氣氛,相信這已經為台灣建築設計與業主共同合作樹立了美好的典範。這個和諧的關係在幾次重大設計轉折發揮了絕大的作用,例如廚房空間、空中日光庭院與屋頂一畝田的變更設計就令人欣慰喝采。

如果人們不瞭解這些關鍵設計轉折的思辯過程,只是應然地把對設計一方的功勞全部歸給元根,而對開發者所具有遠見的榮耀頒給隆大,這將無法參透《鳳凰菩提》 最後為何能如此動人的緣由?

或許,自此我們不再只關注設計者最後的諸多文字論述,而更關心創作的過程中如何才能激發工作伙伴對空間場所進行詩性對話的想像與能量…

 
 
 
當《鳳凰菩提》接近完工的緊張時日,我常望著公園裡菩提老樹的蒼勁,並對照著新葉的蓬勃生機時,就不由自主地想像老樹體內的汁液,正自根部以緩慢的速度流向枝梢的影像…
它似乎隱隱透露著深意並提醒著我們︰「每次經歷創作的艱難過程,最後我們獲取再一次把根紮更深一些的能量時,都不要忘記分潤幾許雨露給這一塊土地、這個都市…」

這正如受獎當天胡忠懿跟大家分享所說的:「建築不能一直給自然環境負擔而沒有回饋」;而同時乃夫也說「鳳凰」有重生之意,《鳳凰菩提》真的重塑了菩提公園並賦予它全新的生命…

最後,讓我們再次向隆大營建開發團隊致上最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