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在建築設計的專業領域當中,住宅 是數量最為龐大,也是最誘惑人的建築類型-- 尤其是住宅市場景氣繁榮的時期。但在台灣, 整個房地產生態下的住宅設計任務,卻容易讓 對建築懷抱夢想的朋友感到失望,而逐漸喪失 了最初學習建築的熱忱與創作力。

曾聞建築界的前輩叮嚀:「台灣建築的希望在 於住宅建築的創作」。面對業主及營造廠,居 中的建築專業應該是那個扮演開創者的角色; 但能持續栽培與耕耘一個可供創意落實的園地 ,並非易事。
 
 
去年(2006由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社所登載的)住宅獎籌備過程座談記錄,顯示出參與者對於住宅建築能如何透過設計與營建而體現出對生活本來面目的思考皆有著深切的期許。住宅建築獎的設立,與其說是對單一設計案的獎勵,毋寧視之為一種對建築創作的邀請:提醒我們持續對於身邊每一吋生活環境的重新思考與想像。

我們認為這個獎項的作用並非決定誰最好,而是讓懷抱建築夢想的業主、設計者甚至營造者,可以從中相互學習勉勵,提煉消褪已久的創作勇氣。相信這對提昇台灣建築的氣運,以及對願意重新找回天真的建築人來說,會產生正面而深遠的作用。

有段時期我們自嘲住宅市場的建築設計,常常是去頭去尾的工作。開發的策略可能是建設業者或代銷公司決定的;跳過生活與空間的對話想像,設計工作只剩容積、法規、外觀與數字的推算琢磨;而材料細部的思考僅取決於營建成本,而非建築師的設計。在這樣的建設/銷售文化下,很容易將缺憾不足推諉到其中的某個環節。環境品質似乎與設計專業能力無關。但我們認為這不是設計實踐的唯一模式。元根以建築工房的型態,將設計、營建、乃至銷售整合至同一個信念底下,將界面都收攏到建築工房的設計範疇裡,盡可能排除任何「無力干涉」的藉口。

住宅建築之於元根建築工房,是一種生活中的信仰,而不是一份工作,因為一棟好的家屋,不僅是美,而是有其靈魂,我們創造了它,最後家屋又庇護著我們,默化著我們的心靈。生活過得雅適而平和,當我們離家出遊時,心中總是盼望著歸來,想望著它的亮光與溫柔,而我們總是深受感動與啟發。 。
 
 
在碧波飛,我們試圖鬆開空間的疆界,開始想像空間之間的蔓延與溢流。

後院、樓梯平台、廊道等等中介在功能空間中的曖昧區域,在建築計畫裡經常只是一個空間的指稱,而不構成設計的主題,完成之後便只好成為視線或動線上的空白,我們對她視而不見、行而不覺。但這些空間,卻也是住宅中最饒富趣味與變化的部分,經過大方的釋放與細心的安排,往往有畫龍點睛的空間效果。她通常沒有指定用途,但也因此變成最有多種可能的基地。

於是我們有了很開放的車庭、很可愛的內庭,上上下下的時候,還有一個挑高變換的樓梯坪庭。

沒有所謂這裡一定要做什麼用,從這個空間到那個空間,我們製造了許多機會,讓身體在位移當中擷取趣味、讓空間在互換當中變換風景。生活本身多了一些停留的餘地,而生活其間的家人、就是空間樣態的註解者。
 
 
一幢美好的家屋,必然會成為靈魂與天地之間的導體。設計猶如一門煉金術,經由反覆的淬煉,讓平凡的家屋空間散發出不凡的光澤;她會引導你欣賞生活的美好,她會誘發你創作的靈感,她會變成一個詩性的捕捉口,一採擷,就是畫意片片、就是風采翩翩。

在碧波飛,許多設計的小細節,開始成為我們與天地對話的窗口。建築不再是一種面貌,而是隨著時序更迭、變換著她的容顏。
 
 
       
 
     
 
 
一個住宅要延年益壽、恆常如新的條件到底是什麼呢? 在碧波飛,我們總是看到孩子們在每個小角落裡想像出自己的天地;每隔一段時日,樓梯間又變化出新的層架、擺上新的花樣;或是日復一日,總是悉心的打掃著內庭,布置上新的花朵;又或是哪一家把自己的車庭讓出來,擺上桌子變成社區喜歡停留的小亭……

點點滴滴,讓我們對住宅在時間長河裡的綿延,有了不同的體會。 如果建築成為一扇美的窗口,讓人時時欣賞都有新的啟發與感受; 如果建築成為一張美的畫布,讓人隨手比劃就出現獨一無二的作品; 如果建築成為一個美的聚寶盆,你越掏取她,她就給你越多的感動與回憶…

我們開始相信,一棟經過設計錘鍊的家屋,將能夠勾引家人們布置的想望、誘發表演的能力、並且涵容多樣的使用創意,透過這樣來回的妝點與對話,住宅因此得到滋養與珍惜,從而創造出更多的生活經驗與生命風景。

當設計又回到生活的本身,我們將建築的存續交棒到使用者的手中。當我們對家屋的「美」有了感動,住宅才能在世代的交遞中,被珍惜的使用、永續的存在。